百乐门赌钱网站

EMAIL | 办公信息 | 信息公开 | 新传之家 | 网站后台 | ENGLISH
新闻传播前沿论坛 首页 > 人才培养 > 新闻传播前沿论坛 > 正文
“网红”的伦理问题与资源配置
作者:   时间:2017-11-20   点击数:

“网红”的伦理问题与资源配置

中国传媒大学文科科研处处长《现代传播》主编隋岩教授

我自己勉强编了这样一个题目和发言,先讲一个故事,我的学生跟我讲的一个故事,学生告诉我课间他说大体是去年或者前年9月底,一个A女孩和B女孩发生了冲突,A女孩就请她的男朋友叶良辰替她出头(报复)。叶良辰说了很多对B女孩很不礼貌、很粗暴的语言,B女孩就把这些语言放到了网上,叶良辰因此变成网红了。但是这个网红是臭名昭著,因为他的语言、修养、教育违背了今天会议的主题——伦理。这是9月底学生告诉我的,说实施之后,叶良辰之后又一次网红,因为他被一个文化传播公司签约成为著名的歌手,换句话说因为他已经红了,文化传播公司不需要再花成本去打造他,直接拿来使用就好了,这是一种借力传播,直接就借力了,马上就获得了各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主要是经济效益。

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说,今天我们这个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从我研究的方向来说,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群体传播的时代。过去是《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BBC、CNN等等这些传统媒体在生产信息,今天是这些传统媒体与他们的观众、与他们的读者、与他们的网民一起在生产信息。人类社会从大众传播占主导的一个时代进入到大众传播与群体传播并行而且是群体传播凸显的一个新的时期,我把它叫做互联网群体传播时代,也就是一个传播主体极端多元化的时代。

在新的历史时期,传播主体极端多元化的时代,我们的政治生态极端地复杂化了,我们的社会情绪、社会心理、社会关系都变得复杂了,当然也带来了共享经济。前面那个故事正是有这样一种群体传播的情况,才可能发生。在群体传播的时候一些违背伦理的,像前面的故事就可能出现。为什么呢?因为群体传播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会资源配置的方式,传统社会讲资源配置有三个主要的途径,一个途径是政府配置。像明洋院长,政府让他当院长,他就有院长的资源,政府配置。还有一个是市场竞争,还有一个是家族继承,像你们都知道的国民老公、富二代,他拥有社会资源。还有一个是市场竞争,像马云、潘石屹,没有政府配置,没有家族继承,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市场打拼获得资源。这是传统的主流的三种资源配置方式,但是其实随着媒介的演变,媒介在参与社会的资源配置,媒介参与资源的配置分为不同的阶段,纸媒占主体的时候,报纸把资源配置给了会写的,比如鲁迅那个时代的陈独秀、郁达夫,写的小说《四合院》,包括今天的莫言。广播就把资源配置给了会说的,比如说刘兰芳、单田芳,由于评书讲的好,会说,获得了相应的社会资源。电视就把资源配置给了会长的,比如一些主持人,像生小孩以前的李湘。你们发现报纸也好,广播也好,电视也好,它的资源配置仅限于少数人。互联网群体传播理论上可以把资源配置给每一个人,包括刚才讲过的那个故事叶良辰。

媒介参与了资源配置,并且改变了在不同的媒介阶段,资源配置针对不同的人群,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资源尤其是稀有资源、稀缺资源是被改变的,比如原来的土地是资源,后一个阶段石油是资源等等。到了今天,为什么互联网群体传播能够参与配置资源呢?因为注意力成为资源。因为我们进入一个信息爆炸,眼球不够用的信息却多得很多的信息时代、信息社会。所以注意力经济学里面有一句话,重要的不是信息本身,是注意力。媒介在这里进行资源配置,媒介就是注意力的金融机构,什么是金融机构呢?金融机构就是银行,银行干一件什么事呢?银行是低息的吸储然后再把这个钱做贷款放出去,高息放贷,这是银行干的事情。我们看看广播、报纸、电视是不是也干同样的一件事情?低成本地把注意力吸引过来,报纸免费送给你看,广播打开收音机就能听,就买个收音机,不付费。电视机体盒免费装,让你免费看,但当你成为他的收视率、收看率的时候,他把你卖给广告主。所以媒介跟银行干的是同样的事情,低成本地吸引了注意力,高成本地把注意力卖给广告主。所以媒介资源配置的能力,媒介资源配置的能力在不同的媒介时代发生演变。在大众传媒时代针对少数人,止于少数人,在群体时代可以配置给所有的人,配置给像叶良辰这样的人,配置给像凤姐这样的人。

如果不是互联网群体传播,今天凤姐凭借她自身的资源,自身的条件,她既获得不了政府配置,也没有家族继承,也难以在市场打拼。虽然她跟马云长得像,但是凤姐今天已经成为了“凤凰的第五签约主笔”,跟她在一起开会和讨论的人,已经是凤凰的前五个签约主笔都是精英式的,像明洋院长这样的,凤姐不会再跟她一起的小伙伴在一起交往了,这就是群体传播发生的对普通网民的资源配置。在这种资源配置中就会出现像叶良辰这样的有违社会伦理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发生在我身上,因为我从不发微博和朋友圈,努力保持不违背社会伦理,虽然内心心潮澎湃,可是依然会躺枪,就是顾理理平会长说的昨天晚上讨论的这个话题,因为昨天我在来的高铁上接到了一位学生发给我的你们都看到的油腻的中年男人,我简单看完之后给他回了一句话,我说谢谢告诫,岁月无情,我无奈。很对不起你们。

昨天我们在讨论的时候,顾理平会长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随着这篇文章油腻被刷爆网评之后,又一篇文章出来了《丑恶的中年女人的问题》。这样躺枪的不仅是我了,女性的中年女人也躺枪。我们躺枪还有道理,我们确实有点油腻,很多中年女性确实还是风韵犹存的也躺枪。这里是不是有伦理的问题,我实在不是搞伦理学的。今天参加这个会议是对明洋院长的尊敬,来参加这个会,只能提出这样一个在互联网群体传播时代我们这个最讲伦理的社会,现在有的时候也最不讲伦理了,只能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供大家来思考,谢谢。

EMAIL| 办公信息| 信息公开| 新传之家

学院地址:中国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百乐门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Copyright 2016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Shandong University.All right reserved.
  • 官方微信